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初二作文 >

逆流

时间:09-15作者:来源:初中作文
    

      小吉伫立在桥中央,目光些许呆滞,死死地盯着湖面。

     说也奇怪,凤祥镇虽处在北温带,可温度却高得怕人。这里附近几乎所有的河流都被晒得露出光脊,只剩下眼前这逆流的河。

     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乌云蒙障。只听得“轰隆”一声,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     小吉刚想往回跑,不料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劈在了桥头。眼看桥前身快要塌了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他只得不顾一切朝后退。

     雨越下越大,简直到了雨幕连天的程度。小吉想:反正桥也坏了,一时半会儿我又没办法回对岸,不如先避避雨再说。于是,他跑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小木屋里。

     屋里黑漆漆的一片,小吉什么也看不到。他想到自己带了手机,急忙掏出拨打电话求救,可雨太大,连手机都浸水没用了。他只好再摸出打火机。幸好,这东西竟没有坏!

     小吉手握燃着一丝光明的打火机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屋里寻觅着什么。忽然,他的脸上似乎被一层薄纱蒙住了,用光一照——虚惊一场,其实只是一个巨大的蜘蛛网。想当然,这间木屋已经荒废很多年了。

继续往前走,他感觉踩到了一件硬物,便挪开脚,弯下腰去观察,居然看到一个发簪。它是一种罕见的银饰,不知道是哪个名族的特色。但小吉清楚。它绝对不是本镇姑娘所佩戴的头花。难道——

镇里有个传说:在二十多年前,老镇长外出办事,结果带回来一个外族少女。这女孩名叫可芙,模样十分清秀,为人也落落大方;因此,老镇长深爱着她,她也深爱着老镇长。可镇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凡是本镇的镇民,一律不得与外族人通婚。所以老镇长的父亲对于老镇长和可芙的婚事坚决反对。但这对恩爱的年轻人早已私定终身,并在隐瞒着老镇长的父亲的情况下,生了一个儿子。儿子出生刚不久,老镇长就过世了。老镇长的父亲悲痛欲绝,发誓不会放过可芙。他说“可芙”二字与“克夫”为谐音,她是一个祸害,把她关进了自己家门前那条河流对岸的木屋里,并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那座通向木屋的桥,让她活活饿死了。从此,那条河的流向就诡异地变了,久而久之,大家都叫它“逆流”。至于那个孩子,也不知去向。

小吉对于离奇的传说从来置之不理,而现在见了这个发簪,才意识到自己闯入了禁地。渐渐地,他感觉一股寒气逼近,好冷,好冷。

小吉猛得跳起身,头一阵晕眩,他安慰自己是因为蹲太久了。他将打火机放入口袋,开始用双手疯狂地在空中扫动,希望能尽快找到木屋的大门……“砰”!小吉的头狠狠地撞在门上,尽管疼痛感一涌而上,但他内心的恐慌已掩盖过了一切。他知道,自己不能死;家里收养自己多年又卧病在床的爷爷还等着他去照顾。

他试着推开门,却发现门根本无法打开。他急了,连手带脚地撞,可还是功亏一篑。摊坐在地上的小吉,浑身瑟瑟发抖,又累又饿,喉里好像塞了什么似的哽塞,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。

渐渐的,绵绵的倦意在他体内流动,急促的呼吸变得缓慢。四周一片死寂。

 

一道刺眼的光芒吵醒了睡梦中的小吉。这已是第二天了。

他睁开双眼,回想起昨晚的“恶梦”,不禁毛骨悚然。小吉努力地站起来,用双脚颤颤巍巍地支撑着身子,可又轰然倒下。他感到全身乏力,完全不受意识控制。

既而,他冷静地往四周环顾,希望寻找到支撑点。这才发现,原来小木屋是有窗户的,一束懒散的光像吸了鸦片一样洒在朱红色的古木窗架上,带着些讽刺。大门敞开着。一切恐怖都历历在目,却与现在的情形迥然不同,这里竟多了一分温暖。

小吉的心里有点暖暖的,受到保护般的温情。正当他在为自己的反常不可思议,木屋的角落传来了声音,“过来,过来吧……”

小吉紧攥着拳头,身体不由地向后仰。他多么想立刻飞奔出去。

“不要怕,小吉,小吉——”

这次,他听清楚了,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并且,她在喊自己的名字!她?难道是她?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……

小吉屏住呼吸,慢慢爬向角落。角落里有一堆不厚的柴草,散发出淡淡的幽香,还有一种腐烂的臭味。两者错杂混合,令人作呕。

他伸出手,手不停地抖动着。“啊——”小吉扭过头去,靠在墙上尖叫。他掀开了柴草,竟看到一具尸骨,血淋淋的。

那个声音又响起。“不要怕,小吉。”

“你,你是死人?!”小吉用牙紧紧咬着嘴唇。

“恩,我是死人。”

“那你……你怎么说话的?”

“二十年前的那个传说,你听说过吧。我就是可芙。”

“可……可芙?”小吉还是比较清醒的,“既然已经死了多年,尸骨怎么还会血淋淋?”

“因为我还有个孩子,他现在尚在人世,我就是担心他,放不下他,想再看他一眼,只要他好,我就可以真正放心地走了。”

“你说尸骨尚存是为了孩子,对吗?”

“是的。小吉,你很聪明。”

小吉莫名地被感动了,想到自己没有妈妈,他动情地问,“我可以帮你这个忙,你告诉我孩子的名字,我一定会帮你把孩子带回来的。”

“不用了,谢谢你。”

“为什么?你不是很爱你的孩子,盼了二十多年要见到他的吗?”

“因为……我已经看到他了啊。”

小吉的头好疼,快要炸裂了。他想到一切的可能。

“我的孩子——小吉。”

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靠近柴草,越来越近;他拼命地挣扎……

尸骨消失了。

 

“小吉,醒醒啊。”邻居家的大伯发现了躺在逆流河畔的小吉。

“我……这是在哪儿啊?”

“你还问,这几天都跑哪里去了?你爷爷都要急坏了,说要拖着那双病脚去找你咧!”

小吉掐了自己一下,痛了。难道——那才是梦?

“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那座老桥在一夜之间忽然无缘无故塌了。镇长想既然对岸也没什么特别的,就不重建了。”

小吉点点头,望着对岸的那间小木屋,笑了。妈,我很好,谢谢,爱您!

逆流的流向奇迹般得恢复了。在小吉看来,这已经不重要了。它早已成为大家心目中的逆流了。

 

 



我要投稿
数据统计中!!
热点作文
推荐作文